学理财 | 产品中心 | 终端下载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关于我们
您的位置:顶点财经 >> 异动点评 >> 正文

宝钢股份觊觎云海金属

2018年10月24日 17:55:00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出处:顶点财经

  宝钢的动作,很快……

  10月23日,云海金属(002182.SZ)公告,拟筹划引进宝钢金属为公司战略股东,交易完成后,可能涉及控制权发生变化。后者,正是中国宝武集团旗下的钢材延伸加工平台。

  三天前,证监会释放出并购“利好”消息。符合相关条件的汽车、钢铁和水泥等九大行业,交易类型属于同行业或上下游并购、不构成借壳上市的,将进入快速(豁免/快速)审核通道。

  此次交易并非无迹可循。宝钢股份董事长戴志浩19日曾向媒体透露,“会适时进入镁铝行业板块,不久就会宣布新的动作。”如今来看,戴志浩所说的新动作,正是通过云海金属向汽车板的下游延伸。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到,虽然当前并无过多重组消息落地,但多家中大型钢企处于“围猎”状态,如入主东北特钢不久的沙钢集团“掌门人”沈文荣,以及同处关外的另一家大型钢企也处于重组状态。

  这一趋势与行业演变相契合。23日,兰格钢铁研究中心主任王国清称,“后去产能”时代下,钢铁行业重点发展任务已转变为去杠杆和兼并重组。

  宝钢入云海

  宝钢的并购投资重心,显然放在华东地区。

  与安徽马钢的“绯闻”还未落定,如今又将目光瞄向南京的云海金属。公告显示,云海金属实控人梅小明拟以协议转让方式将其持有的部分股份转让给宝钢金属, 并将部分表决权委托给宝钢金属。

  本次交易完成,公司控制权将大概率易手给宝钢金属,后者则是中国宝武集团的全资子公司。2007年底,其由宝钢集团整合产业公司、钢制品事业部、汽贸和线材制品等业务组建而成,目前也是宝武集团旗下钢材延伸加工产业的重要平台。

  反观云海金属,则是镁合金细分行业龙头,主要产品包括铝合金、镁合金等,位于汽车、3C的产业链下游。

  而宝钢的核心战略产品正是汽车板,如今又在主推EVI模式,即为汽车厂提供从设计到量产全过程的技术支持,其中也包括了可以实现轻量化的多材料车身,刚好与云海金属的镁铝业务相互结合。

  “汽车轻量化趋势下,未来一段时间,整车用材仍是以钢铝混合为主的技术路线,但在远期,铝镁合金、炭纤维等新材料的应用比例将逐步提高。”10月18日第四届宝钢汽车板EVI论坛上,中国汽车工程学会副秘书长侯福深指出。

  此时,宝钢金属入主云海不仅顺理成章,还可能赶上政策红利。

  19日晚,证监会发布关于并购重组审核分道制“豁免/快速通道”产业政策要求的相关问题与解答中提到,符合“上市公司信息披露、规范运作水平评价和财务顾问执业质量评价结果均为A类”条件,且重组项目属于国务院、工信部等12部委指导意见确定立的汽车、钢铁和水泥等9个重点行业,交易类型属于同行业或上下游并购、不构成借壳上市的,将进入快速(豁免/快速)审核通道。

  若未来云海金属控制权转让落地,后续的资产重组也将大概率获得监管的“绿灯”放行。

  此外,虽然云海金属本轮跌幅相对有限,但在当前股市低迷的背景下,上市公司实控人梅小明难以获得较高的溢价空间,这可能也是宝钢金属选择此时入局的原因之一。

  行业并购潮起

  宝钢入主云海金属,离不开当前的行业趋势。

  “十三五”规划的1.5亿吨钢铁去产能任务将于年内完成。进入“后去产能”时代后,行业的发展重心也将随之转移。

  “国内钢铁市场价格高位运行,钢铁企业效益继续改善,但钢铁业仍面临产业集中度偏低、负债率高企等问题。”王国清指出,下一步将大概率以兼并重组推动去杠杆、提升行业集中度为主。

  她表示,相比于上轮周期中依靠地方政府推动的重组,近两年民营钢企也存在很强的并购诉求。

  沈文荣通过锦程沙洲重组东北特钢,便是一起民营企业重组国有企业的案例,如今,东北特钢重整案落定。

  国有钢企、民营钢企两大龙头纷纷下场参战,正是看中了“十三五”剩余两年内行业巨大的重组空间。

  兰格钢铁数据显示,2017年我国前十家钢铁企业累计产量占全国总产量的比例为36.9%,远低于美国、俄国和日本等国同期水平。同时,也较工信部发布的《钢铁工业调整升级规划(2016-2020年)》中,所提及“2020年,钢铁行业产业集中度(CR10)达到60%。”的目标相距甚远。

  按照“46号文”的远景规划,到2025年,中国钢铁产业60%-70%的产量将集中在10家左右的大集团内,其中包括8000万吨级的钢铁集团3家-4家、4000万吨级的钢铁集团6家-8家和一些专业化的钢铁集团。

  地方政府也有类似计划,如河北省定下的“2310”产业格局,以及江苏省的“134”格局等,均有明确的培育计划。

  这进一步刺激了各家钢企并购热情,尤其是民营钢企,相继出现建龙重组海鑫、沙钢入主东北特钢的一幕。

  “在相关钢铁产业整合基金的助力下、各地区整合计划实施下,钢铁行业的领袖企业将进一步提升整合优质产能的能力,加速推进兼并重组。”王国清称。

  从并购标的上看,可能会以大股东出现资金问题的上市公司,以及债务压力“积弱已久”的区域性非上市钢企为主,而破产重整也已成为了行业内获得控制权,最为普遍的方式。

  可以预见的是,未来钢铁业并购将大幅提速,2019年亦可能迎来并购高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