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理财 | 产品中心 | 终端下载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关于我们
您的位置:顶点财经 >> 异动点评 >> 正文

妖股暴风集团欲趟乐视路

2018年09月10日 17:34:00 来源:投资者报 出处:顶点财经

  8月29日,暴风集团(300431.SZ)发布2018年半年报称,实现营业收入7.9亿元,同比下降4.21%;净亏损1.06亿元,上年同期盈利1572万元。同日,暴风集团及其董事长冯鑫,因在7月8日发表的《三年大考,暴风雨中的暴风》一文中违规发布公司经营业绩预测信息,被深交所下发监管函。

  而《三年大考,暴风雨中的暴风》这篇文章刊登的主要原因,则是暴风集团在7月7日发布公告称,冯鑫持有的327万公司股份被司法冻结。文章开头便注明,文章内容为冯鑫的一次内部谈话,主要谈及冯鑫个人股权、债务问题以及暴风TV的未来发展,似乎在借此机会,稳定投资者的信心。

  其实,文中并未清晰给出冯鑫的股权和暴风集团资金危机的解决方法,而是一味在画大饼,显然有些弄巧成拙。其中涉及到暴风集团的业绩预测,更让公众生疑:为何不遵循相关规定在指定平台公开发布信息,而是选择了公共媒体?暴风集团在信息披露上的失策,直接导致此文发布第二天,即7月9日暴风早盘急速跌停。投资者用行动表达了对暴风和冯鑫的不信任。

  “DT大娱乐”梦碎

  “小乐视”名号加冕

  回想2015年,冯鑫提出“DT大娱乐”战略,称将通过大数据关联暴风的各项服务,包括视频、音乐、游戏等业务。该战略提出后,其股价经历了30多个涨停板,最高达278元,成为该年度一只“神股”。乍看之下,暴风集团未来可期,但为何冯鑫将一手好牌打得如此稀烂?

  其实,脱下暴风光鲜亮丽的营销外衣,便会发现暴风自始至终都处在危险边缘。自2013年起,暴风集团就状况不断,要么是净利润出现下降,要么是增速放缓,而暴风魔镜更是导致暴风集团出现巨亏的主因。据2018半年报,暴风影音对暴风魔镜在2018年上半年应收账款金额为5783万元,与2017年期末持平,同时进行坏账准备886万元,比2017年期末增加300多万元。同时,暴风集团从暴风魔镜采购15万,离计划采购200万相距甚远。如此看来,暴风魔镜在市场上的确输得体无完肤,再加上电视硬件亏损、资金流动性不足,暴风集团更被是被投资者戏称为“小乐视”。

  的确,暴风魔镜的颓势让投资人饱受煎熬,中信资本首先站出来要求提前撤资。至于其股份遭遇司法冻结问题,根据冯鑫的说法,是他在个人公司股份大部分被质押的情况下,尝试用个人资产回购中信手中的魔镜股份所致,也就是说,这意味着冯鑫真的没钱了?

  在2018年第一季度,冯鑫持有的股份数量为7032万股,其中质押股份数为5934万,质押比例为84.38%,5月3日,冯鑫将持有770万股质押给招商财富资产管理有限管理公司,用途为担保,质押股票占比上升到95.35%。5月31日,暴风集团接到控股股东冯鑫函告,获悉冯鑫分别为374.45万股和374.52万股办理延期半年赎回,质权人为华创证券。

  两笔股权占冯鑫所持股份比例为10.65%,用于融资。如今再加上被司法冻结的股份,冯鑫已没有股份可被质押。

  冯鑫为何要另辟蹊径?

  财务上的窟窿仿佛是一个接一个袭来。冯鑫开始招架不住,只好忍痛割肉,把暴风VR和暴风体育分出去融资发展,变相卖掉。同时冯鑫也在另辟蹊径,把目光对准智能电视,今年年初提出了2018年的集团战略是“All for TV”,声势之大不亚于当年的暴风魔镜;还推出新业务板块暴风播酷云,同时试图染指区块链。

  尽管从暴风集团2017年的收入结构来看,暴风TV已代替广告成为暴风的主要收入来源,但由于暴风TV上市后,为了与小米、乐视等互联网电视竞争,采用了低价策略,这使得暴风TV亏损越来越大。根据2018年中报,暴风TV所在公司暴风统帅实现营业收入6.6亿元,净利润亏损为2.47亿元。根据今年上半年出货量46万台计算,平均每台亏损约为537元,这一亏损数字与去年同期365元相比,竟然有过之而无不及。前不久冯鑫还高调称暴风TV销量创新高,不过掐着指头一算利润,马上被打回原形。

  现金流捉襟见肘

  暴风集团的利润一旦跟不上,其现金流也就开始捉襟见肘。就在今年6月5日,暴风集团发布定增方案,公司拟通过定增募集资金不超过5000万元,这侧面印证了暴风集团急需通过小额快融通道苟延残喘。2016年至2017年,暴风集团的账面现金分别为2.77亿元和1.73亿元,经营活动现金流持续流出。截至2018年年中,账面现金仅为7137万元,下半年经营难以为继。

  冯鑫不停寻找新的救命稻草,都只因暴风缺乏稳定的现金牛产品。从暴风的产品布局来看,其投入的体育、直播等互联网业务,市场趋向饱和,只凭单纯的烧钱无法脱颖而出。暴风魔镜拿到两亿多元融资后便铺天盖地投放广告,可出来的产品并未达到期望标准,对标竞品顶多就是小米VR;为了抢夺乐视TV留下的市场空白,暴风TV又迫不及待融资烧钱怼销量,却连官方售后都没有,只能交由海尔代修,影响了消费者对其的信任。营销大于内容、急功近利,是近年来暴风一以贯之的经营风格。

  从市场竞争来看,VR方面,国内VR行业正值行业洗牌时期。自2015年VR内容制作厂商米多娱乐被曝拖欠员工工资以后,国内多家VR公司倒闭、转型、裁员,暴风魔镜也在其中,宣布裁员50%,被外界称为VR寒冬;智能电视方面,近几年智能电视销量增速放缓,2017年销量约为4800万台,同比增长率为17%,也是近几年销量增长率最低的一年。其中创维、小米和海信占有率超60%,其他品牌生存空间变窄,暴风TV能否迎难而上,仍是未知数。

  冯鑫似乎踏上了当年乐视贾跃亭的老路,靠股权质押来维持资金投入和公司运转,让人不得不感叹,“小乐视”的绰号真是一语成谶。